返回

放飞灵魂的地方

放飞灵魂的地方

来源: ,编辑: 不详,日期: 2012-11-14,浏览:726次

广东的名山我登了不少,像西樵、罗浮、鼎湖等等,但无论哪一座,在我的心目中都及不上南昆山,因为这是一个能让我放飞灵魂的地方。来广州十年了,青春渐渐远去,让人感伤,好在荷包能一天天地鼓起来。但身心却也慢慢地不属于自己了。想当初带着梦来到广州,到如今梦是不是醒了,我不知道,如果让我找出这期间感受的形容词,倒是有一大串:压抑、膨胀、游离、焦虑……我离自己渐行渐远,我是谁,谁是我,我快疯了。一位哲人说灵魂在高处,我想我也应在高处为自己的灵魂找个家!南昆山符合这个条件,因为它高、静、美、绿。广州地处珠江三角洲,海拔超过一千米的山很少,南昆山是其中之一,主峰天堂顶达到一千两百米,即使登上还在半山的九重远眺,,已是身在高处,极目望去山峦重重叠叠,岂止是九重啊。在这里,你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山外青山。我原来搞不懂孔子为什么“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原来人登到高处,那眼前的境界真是让你的心胸为之一开。刚刚从山下带来的不平之气,似乎已慢慢散去。你的心已开始逐渐平静。

我最爱南昆山之处是它的静。也许是所处的环境过于喧嚣功利吧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变得特别怕嘈杂,南昆山的静从你一上山便扑面而来,驾着车在盘山路上悠闲地行驶,整条路上只有你的存在,你可以自由自在,想怎么走就怎么走,此时,路在远方,心也在远方。怪不得老陶说“心远地自偏”呢,原来这就是心远的感觉。其实不就是静吗。在南昆山游览,你可以处处体会到在城市久违了的静,它可能是在农家乐吃饭,坐在竹子搭建的棚屋里,要上两个老板娘拿手的本地菜,再来上一壶浊浊的米酒,小狗乖乖地蜷伏在你的脚边,望着山上翠绿的竹子,此时无论是独斟独饮,还是面对两三知已,那静静的、幽幽的心境让人醉了。也可能是晚上回到酒店,坐在阳台上,面对着青翠的群山,喝一杯刚泡好的铁观音,此时蔡琴的歌声是不能少的,我喜欢她的《渡口》,那声音从扬声器里慢慢传出来,和着茶香浸润了我每一个毛孔。看山,看水,看云,悠悠的茶香伴着远远的山色,此刻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也可以不想,你完全属于你自己了。

我还爱南昆山的四时之美。无论春夏秋冬何时来这里,总有可观、可看、可感,不管你是怎样的心情,总有一处山水可以让你寄情,总有一处风景可以让你释怀。最让我心动的是它的冬季,此时 ,你来南昆山,满山的树叶有的变黄,有的变红,有的依然翠绿,层层叠叠地,仿佛一幅鲜活的西洋油画。我不禁发出赞叹,造物主如此神奇,竟会有这样丰富的颜色。

我还爱南昆山的竹子,子曰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竹子是南昆山主要的植物种类,在柏翔酒店的对面,在观音潭,在去丹风寨的路上,总能看见它们的身影。走在竹林中,四周的竹子苍翠挺拔,与蓝天相接,从翠竹丛中透出的天空,像蓝色的玻璃,离我那么近。此时,我总有拥抱这青翠竹林的冲动,我的灵魂在东、在南、在西、在北,无所不在。

人常说知己难求,这知己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山,我把南昆山看成是我的知己,我在喧嚣尘市中傍偟困惑的时候,我可以来找这位老友,身处其中,恬淡而安适,不是倾诉,胜似倾诉,它是我灵魂放飞的地方。